欧洲肺癌会议,哪些研究最重要?

2019-04-24 16:45:04
2019年4月10日-13日,2019年欧洲肺癌大会(ELCC 2019)在瑞士日内瓦隆重召开。作为胸部肿瘤专家最重要的多学科肿瘤会议之一,众多最新临床研究结果在本次会议中公布。
 
小编给大家汇总几个重磅研究结果,带大家了解肺癌治疗最新进展。
 
 
01.哪几类患者从durvalumab一线治疗中获益更多?
 
如何延长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总生存期一直是肺癌领域专家研究的重点。
 
虽然MYSTIC的III期临床试验得出了阴性结果,但进一步的亚组分析结果表明,某些条件下,与化疗相比, durvalumab一线治疗改善了总生存期(OS)。
 
durvalumab(商品名:Imfinzi®)为英国阿斯利康研发的PD-L1单抗,自2017年加速批准用于尿路上皮癌,2018年2月获批用于III期NSCLC,目前已在全球40个国家或地区获批。
 
此前MYSTIC的III期临床试验表明,在转移性NSCLC(PD-L1阳性率>25%)患者的一线durvalumab(联合或不联合tremelimumab)与化疗相比,OS未显示出统计学差异,通俗的说就是获益不明显,阴性结果。此次公布的结果在对后续不同治疗方式的影响进行校正后,在 PD-L1表达>25%的患者中,durvalumab相比化疗的OS增加了4.7个月,又提高了1个月。
 

另外,研究者对MYSTIC临床试验进行了亚组分析,结果表明:年龄65岁、非鳞状组织学类型、PD-L1表达>25%、体能状态评分十分良好等情况的转移性NSCLC患者,durvalumab相比化疗的OS都有获益。不过,CTLA-4抗体tremelimumab的作用比较尴尬,可有可无。
 
同时,从治疗相关不良反应发生率来看,接受化疗的患者3级以上不良反应的比例最高;durvalumab发生3级以上不良反应的比例为14.9%,durvalumab加tremelimumab为22.9%,化疗为33.8%。
 
以上研究结果显示,相比于铂类化疗,durvalumab的一线治疗取得了临床上的生存优势,并且不良反应发生率低于铂类化疗,在未来,也许可能成为转移性NSCLC患者的一种治疗方案选择!
 
 
PD-1耐药新思路,尼达尼布联合多西他赛
 
PD-1/PD-L1类免疫药物耐药后怎么办?这是患者和家属非常关心的问题。
 
本次会议上一种联合治疗方案吸引了大家的关注,小规模临床数据显示:针对PD-1抗体耐药的NSCLC患者,尼达尼布联合多西他赛作为三线治疗方案,有效率58%,控制率83%。
 
尼达尼布(Nintedanib,BIBF 1120)是由德国勃林格殷格翰公司研发的血管生成抑制剂,作用靶点包括VEGFR(1-3)、FGFR(1-3)、PDGFR(α和β)。2014年,尼达尼布被美国和欧盟批准用于特发性肺纤维化(IPF)的治疗,欧盟同时批准尼达尼布+多西他赛用于肺腺癌患者的二线治疗;2017年,尼达尼布在中国获批上市,用于特发性肺纤维化(IPF)的治疗。
 
此次研究纳入22名45-76岁肺腺癌患者(4名患者有脑转移),其中一线治疗为化疗方案,二线治疗为PD-1抗体(O药或K药),后续治疗为尼达尼布联合多西他赛,结果显示:7名(58.3%)患者发生部分反应,3名(25%)患者病情表现稳定,疾病控制率(DCR)达到惊人的83.3%。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为5.5个月。不良反应方面:3级以上不良反应的发生率为50%,包括白细胞减少、口腔炎症、恶心等。
 
 
从上述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尼达尼布与多西他赛联合治疗,在PD-1免疫治疗耐药后,疗效较好,表现出足够的安全性。
 
小编提醒大家,该临床试验尚处于早期阶段,入组人数比较少,数据仅供参考,我们会跟踪更新数据,不排除随着入组人数增加,有效率降低。
 
 
03.年龄越大,免疫治疗的效果可能越好
 
数据显示,约70%的新诊断的NSCLC患者为老年,其中超过一半已经到达局部晚期或者发生远端转移,这类患者对于化疗耐受性差,有没有其他方法可以对此类患者肿瘤进行控制?本次会议上,一项比较老年PD-L1阳性晚期NSCLC患者K药与化疗疗效及安全性的研究给了我们答案。
 
Pembrolizumab(K药)是默沙东公司的免疫药物,适用于晚期恶性黑色素瘤、非小细胞肺癌等疾病,目前已在中国获批上市,适应症包括晚期恶性黑色素瘤和非小细胞肺癌。
 
研究者对年龄≥18岁患者进行PD-L1阳性表达率(PD-L1 TPS)评分,>1%的有KEYNOTE 010, 042组,>50%的有KEYNOTE 024组。
 
对上述三项研究中,年龄≥75岁的PD-L1阳性晚期NSCLC患者进行汇总分析,PD-L1阳性≥1%和≥50%分组中,K药对比化疗均改善了总生存率(OS),且大于75岁的患者疗效更明显!安全性在≥75岁和<75岁的患者中相似,3-5级治疗相关的不良反应与化疗低。
 

由此可知,年龄越大,免疫治疗的效果可能越好,老年患者或许可以优先使用PD-1类药物治疗。
 
 
04.布加替尼一线再现卓越疗效优势
 
ALK基因融合突变是非小细胞肺癌常见的一种驱动基因,大约3%~5%的NSCLC患者中携带有ALK基因重排。本次会议上报道的ALTA-1L III期研究,再次展现了布加替尼(Brigatinib,AP26113)一线治疗ALK突变患者的卓越疗效。
 
ALTA-1L试验纳入275例初治患者,按1:1随机接受布加替尼或克唑替尼治疗。首次中期分析时,布加替尼组中位随访时间11.0月,克唑替尼组中位随访时间9.3个月。布加替尼的PFS高于克唑替尼,预计12个月PFS 为67%,克唑替尼的预计12个月PFS 为43%。
 
独立评估委员会(IRC)确认的布加替尼 ORR为71%, 克唑替尼ORR为60%。确认的颅内可测量病灶ORR分别为78% vs 29%。没有发现新的安全性问题。
 
 
事实证明,在初治ALK阳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中,布加替尼较克唑替尼显著延长PFS。布加替尼或将成为ALK阳性NSCLC一线治疗优先选择药物。
 
 
05.克唑替尼治疗的半数ROS1阳性患者活过4年
 
ROS1阳性是一种独特的非小细胞肺癌分子亚型,约占NSCLC的1%。PROFILE 1001研究显示,克唑替尼治疗晚期ROS1阳性NSCLC缓解率高达72%,中位缓解时间为 17.6 月,中位无进展时间为 19.2 月。因此,中国已于2018年批准克唑替尼用于治疗ROS1阳性晚期NSCLC患者。本次会议上,研究者公布了PROFILE 1001研究跟踪数据,再次给ROS1阳性NSCLC患者吃了“定心丸”。
 
 
此次纳入53例ROS1重排患者,采用克唑替尼中位治疗持续时间为22个月。在截止数据时(2018年6月30日),14例患者(22.6%)仍在接受治疗。在63个月的中位随访期内共发生26例死亡(49.1%)。中位总生存期(OS)为51个月,1年、2年和4年的存活率分别为78.8%,67.0%和50.7%。活过4年的患者比例高达50.7%,多么鼓舞人心的数据。


转自癌度


免责声明
由本文所表达的任何关于疾病的建议都不应该被视为医生的建议或替代品,请咨询您的治疗医生了解更多细节。本站信息仅供参考,老挝第一药房不承担任何责任。
 
原创声明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