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拉帕利手握“双癌种”绽放ASCO,为乳腺癌&卵

2021-06-05 09:32:41

PARPi是近几年肿瘤领域研究的热点,其机理是通过合成致死作用,有效抑制同源重组修复缺陷(HRD)的肿瘤细胞。BRCA基因的主要作用是修复受损的DNA,BRCA基因的突变是导致是导致HRD的原因之一。在乳腺癌中,有5%~10%的患者出现BRCA基因突变。 奥拉帕利作为全球首个、中国首个上市的PARP抑制剂(PARPi),在拿下卵巢癌多项适应症后,在2018年1月12日,FDA批准奥拉帕利用于治疗既往经治进展的gBRCAm、HER2阴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正式向晚期乳腺癌发起挑战。

 

在今年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2021 ASCO)上,即将报道一项奥拉帕利进军胚系BRCA(gBRCA)突变HER2-的早期乳腺癌患者的重磅研究。其结果在2021 ASCO年会之前的虚拟新闻发布会上已进行了公布,让我们一起来提前学习下吧~

关口前移,

奥拉帕利挑战早期高复发风险乳癌,

iDFS减少42%!

OlympiA 研究是一项多中心、随机、安慰剂对照试验,共招募了 1836 例携带种系BRCA突变的HER2 阴性乳腺癌患者,他们以 1:1 的比例随机接受每天两次 300 mg 口服奥拉帕利(n = 921)为期 1 年或安慰剂治疗(n = 915)。此外,患者需要接受早期(II-III 期)乳腺癌的治疗,并完成手术和化疗,无论是否接受放疗。纳入标准还要求患者具有疾病高复发风险,而那些先前接受过 PARP 抑制剂治疗的人没有资格参加。

 

该研究的主要终点是无侵袭性疾病生存(iDFS),而次要终点包括远处无病生存 (DDFS)、总生存 (OS)、健康相关的生活质量和安全性。

结果表明:在中位随访 2.5 年后,接受奥拉帕利治疗的患者减少了 42% iDFS(风险比 [HR]=0.58;99.5% CI=0.41-0.82;P <.0001 )。此外,研究人员们还注意到奥拉帕利和安慰剂之间的 3 年 iDFS 率差异为 8.8%(95% CI=4.5%-13.0%;分层HR=0.58;99.5% CI=0.41-0.82;P <.0001)。DDFS 降低了43%(HR=0.57;99.5% CI= 0.39-0.83;P <.0001),奥拉帕利和安慰剂的 3年DDFS率差异为 7.1%(95% CI=3.0%-11.1%;分层HR=0.57;99.5%=0.39-0.83;P <.0001)。

 

在中位随访 2.5 年时,接受奥拉帕尼与安慰剂的患者报告的死亡人数较少,两个研究队列之间的 OS 没有显著差异(HR=0.68;99% CI=0.44-1.05;P = .024);此外,两组之间的 3 年 OS 率差异为 3.7%(95% CI=0.3%-7.1%)。

 

就安全性而言,奥拉帕利组报告的不良反应 (AE) 与先前报告的结果一致。此外,奥拉帕利没有增加严重的 AE,包括住院或其他癌症(如白血病)的发生。在接受奥拉帕尼治疗的患者中≥3级AE包括贫血 (9%)、中性粒细胞减少 (5%)、白细胞减少 (3%) 和疲劳 (2%)。奥拉帕利组最常见的AE包括恶心 (57%)、疲劳 (40%)、贫血 (23%)、呕吐 (23%) 和头痛 (20%);而安慰剂组最常见的AE是疲劳 (27%)、恶心 (23%)、头痛 (17%)、腹泻 (14%) 和关节痛 (12%)。

 

总的来说,OlympiA证实了奥拉帕利单药治疗gBRCA突变HER2-早期高风险乳腺癌患者相比传统化疗可以降低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42%,为这一部分乳腺癌患者提供了更多治疗选择。 

亚洲首个奥拉帕利治疗铂敏感复发性

卵巢癌研究结果出炉:

PFS超过16个月!

在卵巢癌领域奥拉帕利更是大放异彩。2018年8月,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基于Study-19和SOLO-2两个临床研究,批准奥拉帕利在国内上市,使奥拉帕利成为国内首个上市的PARP抑制剂,适应证为“成人铂敏感复发的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用于含铂化疗达到完全缓解或部分缓解后的维持治疗”,并在2020年1月1日执行的新版医保目录中,将此适应证纳入国家医保范围。

 

在今年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2021 ASCO)上,也即将报道第一个专门在亚洲人群中进行的评价口服 PARPi 药物奥拉帕利对铂敏感复发(PSR)卵巢癌患者的疗效和耐受性的研究。

 

在这个开放标签的单臂临床试验中,纳入了中国和马来西亚 28 个研究中心的铂敏感复发高级别上皮性卵巢癌,接受过≥2线治疗的铂类化疗且有应答患者。所有患者口服奥拉帕利 (300 mg) 片剂,每日两次,直到疾病进展或不可耐受的毒性。主要终点为无进展生存期 (PFS);次要终点包括 TFST、PFS2、TSST、OS和AEs。

 

截止至 2020 年12月25日,共有 224 例患者纳入本研究。通过血液和组织检测 BRCA 突变状态:47.3% 的患者为 BRCAm,41.1% 的患者为 gBRCAm,52.2% 的患者为 BRCAwt,0.4% 的患者为 BRCA 未知。所有患者总的mPFS为16.1个月 (95% CI 13.3-18.3)。BRCAm、gBRCAm和BRCAwt亚组的mPFS分别为21.2个月、21.4个月和11.0个月。AE和SAE的总发生率分别为 99.1% 和 25.4%。9.4%的患者因治疗相关AE而终止治疗。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是贫血、恶心和呕吐。

 

L-MOCA 研究表明:在亚洲 PSR 卵巢癌患者中,无论 BRCA 状态如何,奥拉帕利维持治疗有效且耐受性良好。 

据全球的clinical trial的数据搜索显示,目前奥拉帕利在全球已经激活的潜在或正在招募的临床研究有189项,中国有42项,涉及全身各处脏器肿瘤。期待更多的临床结果的现世!


注:以上资讯来源于网络,由老挝第一药房整理编辑(如有错漏,请帮忙指正),仅供参考,不作任何用药依据,具体用药指引,请咨询主治医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