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拉菲尼联合曲美替尼可治疗哪些肿瘤患者?

2021-07-05 10:02:00

  英国国立大学环境卫生研究所(NIH)可能,2018年英国将有53,990例甲状腺癌兴新病案和2,060例死亡病例。在其中,ATC约占全部甲状腺癌的1%~2%。ATC是一种少见的侵蚀性甲状腺癌,愈后较弱。

  它是FDA批准的第一种对于这类侵蚀性甲状腺癌患者的治疗方案。该批准是根据BRF117019(NCT02034110)科学研究,它是一项9对列的非随机试验,共23例可评定的BRAF V600E基因突变ATC患者。总高效率为61%(95% CI: 39%, 80%),一部分减轻率57%,放任不管率4%。64%的患者反映延迟时间在6个月之上。

  ATC队列研究中全部患者的副作用与以前批准的别的适应证一致。普遍的不良反应包含发烫,疹子,寒颤,头疼,关节疼,干咳,疲惫,恶心想吐,反胃,拉肚子,肌肉疼痛,皮肤干,胃口降低,浮肿,流血,血压高和呼吸不畅。

  此次强烈推荐的使用量与医治灰黑色瘤的一致:达拉菲尼 150 mg 内服 每日2次,曲美替尼2 mg 内服 每日一次。

  达拉菲尼和曲美替尼各自对于RAS/RAF/MEK/ERK通道中的BRAF和MEK,他们一般存有于非小细胞肝癌和黑素瘤等癌病中。当二者一起应用时,其在减缓肿瘤生长层面的实际效果好于单药治疗。

  2014年1月10日,FDA批准达拉菲尼和曲美替尼协同医治BRAF V600E或V600K基因突变的不能手术治疗或肿瘤转移黑素瘤。

  2017年6月,FDA批准了达拉菲尼和曲美替尼协同医治末期BRAF基因突变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高效率64%,病症率控制为100%。

  2018年4月30日,FDA批准达拉菲尼和曲美替尼协同用以III期BRAF V600E-或V600K呈阳性黑素瘤患者手术后輔助医治,使恶性肿瘤复发减少53%。

想了解更多关于癌症靶向药/免疫治疗的相关信息,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微信或点击咨询,7*24小时响应服务需求,服药指导,临床研究,报告解读,膳食指导;欢迎添加慢病顾问,一对一暖心咨询服务,我们是您对抗病魔路上最好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