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瑞沙耐药机制研究最新数据

泰瑞沙耐药机制研究最新数据

  • 疾病名称:肺癌
  • 药品名称:奥希替尼(AZD9291)
  • 文章类型:治疗效果
  • 乳腺癌早期患者用药的不依从性

    一项新的研究表明,在绝经前乳腺癌早期患者中,辅助内分泌治疗约有六分之一的人依从性不足。认识到患者的不依从性有助于采取有针对性的干预措施改善这种状况。

    奥希替尼(泰瑞沙、Osimertinib、Osicent、AZD9291)是第三代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与标准疗法相比,奥希替尼显著降低了EGFR突变阳性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疾病进展风险。


    奥希替尼是第三代EGFR-TKI,旨在克服对第一、二代EGFR-TKI药物的耐药性,如Tarveca(特罗凯,erlotinib,厄洛替尼)、Iressa(易瑞沙,gefitinib,吉非替尼)、Gilotrif(afatinib,阿法替尼)。


    奥希替尼于2015年底获批上市,用于经EGFR-TKI治疗期间或治疗后病情进展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EGFR T790M突变阳性NSCLC。截至目前,奥希替尼已获美国、日本、欧盟在内的40多个国家批准,用于转移性EGFRm NSCLC患者的一线治疗。此外,其他国家的奥希替尼一线治疗审查和提交正在进行中,。


    奥希替尼是T790M突变导致对第一代/第二代EGFR TKI耐药后的首选二线疗法。然而,尽管奥希替尼初始缓解率很高,有些患者也会在治疗约1-2年后耐药。



    近日,2018年欧洲肿瘤内科学会大会(ESMO2018)公布了临床研究中靶向抗癌药奥希替尼(osimertinib)获得性耐药机制的最新数据。在既往未接受过治疗的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突变阳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中,奥希替尼一线治疗后观察到的最常见耐药机制为MET扩增和EGFR C797S突变。一线奥希替尼治疗组没有获得性EGFR T790M突变的证据。


    研究在既往未接受治疗(初治)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EGFRm NSCLC患者中开展,评估了奥希替尼相对于临床标准EGFR-TKI药物(erlotinib[厄洛替尼];gefitinib[吉非替尼])用于一线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



    数据显示,接受奥希替尼一线治疗后,患者最常见获得性耐药机制为MET扩增(15%)和EGFR C797S突变(7%),其次是HER2扩增、PIK3CA突变以及RAS突变(2-7%)。而对照治疗组,erlotinib或gefitinib最常见的获得性耐药机制为EGFR T790M突变(47%)。

    此外还公布了III期临床研究AURA3的数据。该研究涉及经EGFR-TKI治疗后病情进展的EGFR T790M阳性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SCLC患者,将奥希替尼与含铂双重化疗方案进行了对比。

    AURA3研究的结果与FLAURA研究一致,对于接受奥希替尼二线治疗病情进展的患者,血浆中检测到的最常见获得性耐药机制包括EGFR C797突变(15%;C797S n=10;C797G n=1)、MET扩展(19%)、HER2扩增(5%)、PIK3CA突变(5%)。


    最新研究将提高我们对耐药机制的理解,并探索一线奥希替尼治疗病情进展后的新治疗方案。


    本内容为老挝第一药房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老挝第一药房:寻找优质医疗资源,伴您走上康复之旅

    布吉他滨一线治疗ALK阳性肺癌

    布吉他滨(Alunbrig、brigatinib)III期临床研究ALTA-1L的更新数据。研究中,布吉他滨作为间变性淋巴瘤激酶阳性(ALK+)非小细胞肺癌(NSCLC)的一线治疗。

    奥希替尼,泰瑞沙,Osimertinib,Osicent,AZD9291,泰瑞莎耐药性,奥希替尼治疗效果,肺癌用什么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