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CE转化为索拉菲尼/索拉非尼的时机

2020-09-21 16:36:56
TACE转化为索拉菲尼/索拉非尼的时机

托拉塞米药品用于治疗心血管的已经得到了认可

  在目前为止原发性高血压是一种常见的并且高发性的 心 血管疾病 。高血压在目前来说国内患病率呈现快速上升趋势,并且多合并其他并发症,持续性高血压极易引发左心室肥厚扩大,使得左心室负荷显著增大,表现出舒张性心力衰竭,此时心肌功能尚可维持良好状

  治疗迁移的新概念表明,第二次TACE后疾病进展的患者应考虑使用索拉非尼(索拉菲尼)。尽管此概念适用于任何地区,但指南是根据定期的TACE而非按需的TACE制定的。此外,欧洲指南未考虑≥3个TACE疗程后的疾病进展。相反,JSH定义不考虑TACE疗程的数量,我们认为这是按需TACE的恰当因素。

  亚洲HCC介入专家小组(EPOIHCC)建议将TACE难治性定义为在6个月内经过3次以上TACE程序后无反应。据我们所知,在EPOIHCC定义为TACE难治性的HCC中期患者中,尚无关于TACE转化为索拉非尼的信息。考虑到索拉非尼的给药需要持续的肝功能,所以在6个月内进行≥3次TACE手术可能是太多手术无法保持肝功能。因此,我们认为,对于中期肝癌患者,TACE难治性的JSH定义似乎适合按需将TACE转化为索拉非尼的时机。

  总之,索拉菲尼转化可能改善以中期肝癌TACE难治性患者的TTDP和OS延长为特征的预后。为了建立国际公认的TACE难治性定义,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中期肝癌患者中TACE转化为索拉非尼的时机需要进一步的大规模国际多中心前瞻性研究评估。更多

泰瑞沙/奥希替尼仿制药只有孟加拉是真的

  奥希替尼( 泰瑞沙 )可以用于一代药耐药后的肺癌患者,也可以作为一线治疗,但是不管是一线还是二线,奥希替尼最大的优势是对脑转移患者也有效,这是一代药所不能解决的问题。   EGFR突变的肺癌患者中,50%以上都会发生脑转移。而一代EGFR靶向药物,

索拉非尼,索拉菲尼